郑淑云I深沉凝重豪迈大气

郑淑云I深沉凝重豪迈大气

郑淑云,女 ,1945年7月生,吉林省怀德县人 。著名二人转表演艺术家,戏曲表演艺术家 ,国家一级演员,吉林省民间艺术团第一代演员、中国曲艺家协会会员、吉林省二人转艺术家协会理事、吉林省政协委员。

1960年在吉林省戏曲学校还未毕业,就被调到吉林省吉剧团当演员。

1976年受邀赴北京参加全国曲艺调演。

1978年首演《杨八姐游春》荣获一等奖。

1980年调到吉林省民间艺术团,她首演的拉场戏《回杯记》;二人转《丰收桥》、《秋分时节》、《买年画》、《包公断太后》、《看秧歌》、《包公赔情》、《俩科长》、《西厢》;小品《李三》等均获吉林省二人转汇演表演一等奖。

其中《丰收桥》1981年全国曲艺优秀节目观摩演出获文化部表演一等奖。

《秋分时节》1988年东北三省汇演获优秀表演奖和最高探索奖。

《包公断太后》1986年全省中青年汇演获表演一等奖。

1986年郑淑云被中国文化部授予“拔尖人才”称号。

1989年郑淑云被评为吉林省第一代“十大转星”。

1997年郑淑云被授予“培养新人奖”。

1998年郑淑云被吉林省文化厅、省文联、省二人转艺术家协会授予“艺术突出成就奖”。

1989年郑淑云被编入《当代戏曲表演艺术家名录》。

1993年郑淑云被编入《中国民间名人录》。

1995年郑淑云被编入《中国文艺家传集第四部-曲艺卷》。

郑淑云多次撰写的理论文章论证了二人转艺术发展中的不足。同时,她辅导的剧团青年演员分获国家级、省级表演一、二等奖有20多人次。

她的嗓音高亢嘹亮、韵味醇美、行腔圆润、声情并茂,演唱技巧深沉、凝重、豪迈、大气,深得东北广大观众的欢迎与爱戴。


郑淑云:想当年“万人围着二人转

我1945年出生,小学毕业后考到吉林省戏曲学校学习二人转,得到老艺人程喜发和李青山的亲传,基础比较扎实。他们原来是民间艺人,解放后被请到戏校,享受国家俸禄。

李青山是著名的二人转民间艺人,男人唱旦角,“唱”“扮”“舞”都很有功夫。他外号“大机器”,意思是各家各派都能包容。听说他刚开始唱二人转的时候不受欢迎,因为长得不好看,经常坐冷板凳。那时候演员都在戏台旁边坐着,有观众出钱点唱,才能上场,没有人点就坐一晚上冷板凳。后来他求老板让他唱一场,结果上场之后一直没下去,整个晚上他都包了,观众不停叫好。因为他天天坐冷板凳,各家各派就都学会了,所以一炮走红。那一代艺人功底很好,都是草头班子出来的,如果没有好东西,观众不买账,会从台上给撵下去。

我1959年参加工作。1964年全国搞农村社会主义教育,文艺工作者也到农村去,叫工作队员,教育农民。下乡很辛苦,背着行李,那时候哪有车啊,就是走,翻山越岭,有时候爬山要手脚并用。住在农民家里,虱子就像滚绣球似的,当时讲究“同吃同住同劳动”。那时候下乡演二人转还没有那么火,主要演《白毛女》等忆苦思甜的节目。

回城之后就是“文革”,十年基本上什么都不干了。后期演的一些节目,因为受样板戏影响,很单调,都是关于社会主义革命的,《小鹰展翅》啊,没有古装戏,也学习样板戏的剧目,很多段子是根据八个样板戏改的。

80年代初,文艺复苏,二人转这时才开始起步,把以前传统的东西都拿出来,《杨八姐游春》《西厢记》《包公赔情》《猪八戒拱地》等,全整理出来,这是二人转很兴旺的时候。

那时候我们下乡演出,各个乡镇都排队预约。乡镇来接我们,用解放卡车,道具一车,人一车,车厢没有顶棚,下雨我们就自己打伞、顶着雨布。我们还卖过票呢,记得一次在榆树乡,一天就卖了一万多张票,票很便宜,三角钱一张。没有舞台,大板车打开就当舞台,用帷子围个场子,往里放人,看到场子里人差不多了,赶紧关门,不然太挤了,踩坏了人咋办。

那时候有句话叫“万人围着二人转”,台上两个人演,台下人山人海。我们这才感觉文艺工作者有用武之地了。

乡镇对我们的招待就没法形容了,杀猪宰羊的。到老乡家吃饭,农民特别热情,秋天,没有新鲜水果了,他们从地窖里拿出西瓜,再来一勺白糖。那时还没有冰箱,西瓜是农民存在地窖里的,城里吃不到。这是最热情的招待了。春天,苞米刚长出来的时候,一个乡长说:“我给你们做一道菜,可好吃了。”菜上来,我一看是玉米笋,他说这是刚从地里掰的,还没有结粒,刚发芽就掰下来了。做这一盘要瞎多少苞米啊。

演出的时候,观众的热情也非常让人感动。演出上午9点开始,六七点就有人来占位子了。上午演完了,他们自己带着饭来吃,怕下午位子没有了。下午演出,我唱《包公断太后》,雨哗地就下来了,他们还不走,舞台上面有顶棚,但下面是露天的,他们顶着各种各样的雨布,还有顶一块布的。雨越下越大,平地都有积水了,慢慢没了脚面,他们还不走,在雨里站着看。舞台上开始漏水了,乐队拉弦的就剩下一个了,旁边有人给他打伞,打鼓的也有人打伞,我们两个演员没人打伞啊,就在舞台上拣着不漏的地方演,也不能舞了,最后俩人挤在一块不漏的地方背对着背唱。脸上分不清是眼泪还是雨水,心情很激动。

一辈子演出,什么时候最高兴啊,就这个时候,这么受人民的欢迎啊。

1984年,我当选省政协委员,我是第一个当政协委员的二人转演员,参政议政,很光荣。那时候二人转那么火,但没有一点私心,我唱的《回杯记》录盒式磁带,卖出去有100万张,我只得到6元钱,是单位发的补助费。没有怨言,就觉得拿着国家俸禄,就该给国家干活。要有人邀请出去演出,还想,耽误了剧团的演出咋办。

后来家家有了电视,二人转受到一点冲击。电视放《霍元甲》的时候,我们下乡,住在招待所直嘀咕,能不能卖出票去啊。到台上一看,妈呀,台下已经坐满人了,场场满。二人转还是有一批剧目、一批演员,还有一批忠实的观众,用时髦的话说,就是粉丝。

90年代后期,城里开始有民间的二人转演出,主要搞杂耍,搞笑的,黄段子,什么都上,这时候我们的传统二人转受到很大冲击。演出也只是给大专院校或者会议什么的,下乡演出不多了,没有乡镇主动来接我们了。即使老百姓愿意看也没人组织,乡镇干部都有车,自己开车到城里唱歌跳舞,接待我们嫌麻烦,我们这么多人下去,还要管吃喝拉撒。

传统二人转演员的日子不好过,在职的吉林省民间艺术团的演员只开60%的工资,我因为退休了,才开100%。

我们的二人转不景气了,也想着演出怎么改革。以前都唱成本大套的戏,后来也唱一段了,挑最精彩的。我们也学习杂耍二人转表演的灵活性,临场发挥,学习他们丑角的幽默,但是他们大部分不具备“美”的表演素质,最大的问题是不会“美”。

年轻人喜欢看杂耍,老年人还是喜欢看我们的演出。我退休后,有一次碰到老乡问:“你咋总也不来演出了”